我疼妹妹是有原因的, 小时候对不起她, 希望现在能够弥补。


大概六七岁的时候,背着我还不会走路的妹妹,遇到了堂弟背着她妹妹从家里出来(我比堂弟大几个月,我妹比他妹大几个月),于是我提议在堂弟家门口比谁跑得快。

我跑得比堂弟快,眼看跑过了一半距离,不知道是不是绊着啥了,我直接往前摔出去,刚好下巴磕在地上的一个小洞里,我妹也被我给摔地上了,还好没滚进河里,估计有磕着点鼻子(后来几年时间我妈老是说我妹鼻子不挺是被我摔的)。

我和我妹都哭了,本来我妈要骂我来着,看我下巴一直在流血着急就也没骂了,叫了村里卫生室的医生过来给我处理,后面有没有缝针记不太清了。

还好这个疤在下巴底下,一般看不大出来, 没影响到脸。如果影响到脸,估计这辈子我都会对妹妹很内疚。现在妹妹也长大了,对她最好的补偿就是对她好点,她想做什么想要什么,尽最大能力满足她,希望她不会因为这个伤疤而埋怨我。

牛总是我回乌鲁木齐唯一会见的朋友,她是我眼中的矫情逼,洁癖精,抬杠种子选手,十头牛拉不回来的犟种,不懂人心险恶的纯情小白兔。也是聊八卦的最佳对手,面对生活永远蓬勃的铁憨憨,珍视每一份感情的可爱女人,事业独立业务超能打的小老板。

一年前她就跟我说,我坚持不下去了,我想离婚,甚至想过死。昨天她跟我说,就这样吧,我已经完全不想管了,爱咋咋地。我盯着她看了好久,最后也只是嗯了一声当做回应。

我无法理解她对坏感情的处理方式,我俩也试图分析过事情怎么就发展到了这个地步,肯定俩人都有错呗,但是感情里哪有那么多绝对的对错,而且最不缺的就是阴差阳错,最后都被我强行定义为狗男人太贱了。

也不知道下一次我和她再面对面的聊天,她会有什么新的想法。我能怎么办呢,还不是她要离婚我就帮她做计划,理清离婚后生活的一二三四,听她哭;不离婚接着过,就时不时的听她抱怨陪她伤春悲秋,吐槽一下狗日的生活。

害,我这么贴心真是难得,可能因为这世间,也难得有她用同样的方式爱我吧!

----END----